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旅游  >  黑龍江

哈爾濱——冬日暖陽

  冬日暖陽,若沒有了這雪,也便沒有了靈性。看著這漫天冰雪,眼眶居然濕潤了。瞧、座落有序的小木屋、揮鞭頌歌的牧羊人裊裊炊煙、松柏林立,以及那俯首的羊群,這一切的一切,安逸、祥和、溫暖、守靜。

  這是一個怎樣的世界?不禁問自己,為何世間有如此美景,我卻錯失了那麼多年?呵呵,太過感性了吧,纔會愛上這個城市,戀上這冬日裡的冰雪,歡喜這裡的人兒.常常在想,我就宛如這冬日裡的冰雪,凌烈而決絕.以為自己不會再有分明的愛與恨了,然而我錯了,注定是性情中人.讓我癡狂般愛上這個城市的原因竟是生活在這片黑土地上的人兒,熱情、好客、天生淳朴、他們活的很真實,不嬌柔不做作。

  飯店裡,一個人坐在角落,點幾盤東北小菜,喝點兒小酒,看著這裡來來往往吃飯就餐的人群,很踏實的感覺.他們三五好友圍桌而坐,啃著大骨頭,喝著冰啤酒、歡聲笑語,高談闊論,這是南方飯店所看不到的一幕,雖然很嘈雜,混亂,但訴說的更多的是情感,酣暢淋漓的感覺.這是人性最原始的東西,很本真.我又被感動了,心中有暖,眼中有淚,很羡慕他們,羡慕生活在這裡的人兒,我告訴朋友,我喜歡這片土地,不喜歡我們的城市,城市的水泥森林會給我帶來無孔不入的焦慮感,那些隱藏在我們內心的情愫被我們那樣的城市那樣的環境所消磨殆盡了,更多的是冷漠、麻木.那些我們所認為的文明實質不過是人性陰暗面的放大和彰顯,是人類的劣根性作祟.是一種倒退.我喜歡住鄉下,可以遠離市區的紛雜,回歸原始的純真與唯美.亦或許是一直懷揣著陶淵明的那種『久在樊籠裡,復得返自然』的情愫吧.不過,可笑的是我只能帶著這樣的情愫不斷出行.旅游,一個可以唯一讓我剝離的方式。

  經常和驢友溝通,更多的驢友認為旅游可以讓人忘卻短暫的煩惱,這一點我是認同的.我管這種行為叫『暫時逃離』這是一種非常態的生活,非常規的行為,這一開始其實就是不平等的關系.然而更多時候,我卻更像一個看客,前半段看風景,後半段,看自己.我曾不止一次的認為,自己是屬於自愈型人格,旅行的時候,審視最多的也是自己.如果一個人,不具備看到自己的能力,那麼跑在遠,也是徒勞。

  每個城市或者國家都會因各種各樣的原因在人們心中畫一個簡單的符號,曾經認為旅行的意義就是把一個一個符號跟現實對應起來,後來發現由於符號總是來自於傳頌者的無盡想象和濃縮,還原就顯得困難很多,城市如何將真實的自己呈現給匆匆來往的過客呢?在哈爾濱,這樣一個冰雪凌烈的城市,人們卻做到了,他們將這個美麗的城市用最憨厚簡朴的方式呈現了出來,讓游客在寒冷中溫暖的走過。

  結冰的松花江上,是哈爾濱人的歡樂之源,租個雪圈兒往下滑,嚇得魂飛魄散,雖然安全措施很好,但視覺上還是會有摔下懸崖的感覺.真是佩服那些天真的孩子,瘋狂的吶喊著,歡呼著.其實我想和他們一樣快樂.去體驗各種雪上游戲帶來的快感,去酣暢淋漓的發泄.然而刺激過後又是平靜,坐在江邊望著結冰的江面上歡呼雀躍躁動的人群,仿佛一個偷窺者一般,我醉了.醉的是天雪一色處那抹兒夕陽、醉的是那份缺失的童年幻想、醉的是這裡帶來的溫情的感動、醉的是心中那份未了的情愫.......

          合作電話:13091870001

友情鏈接